Sunday, August 10, 2014

人物論): 武當掌門-----姚蓮舟

武道狂之詩人物論(5):
武當掌門-----姚蓮舟
 

當我開始寫人物論時,曾談到荊裂有「李小龍的影子」,當時作者喬大看完我的人物論,也給我回應,說李小龍也潛在於其他角色,其中一個便是姚蓮舟。
當我收到喬大這個訊息時,我腦裏便想起李小龍在一次訪問中,當記者問他武學的心得時,曾經說過的話:“You must be shapeless, formless, like water.”


illustration by Jack Lee


英文原句較長,我不便在此盡錄,大概的意思是水無定相,而且能以柔制剛,它能存在於任何空間,亦可以引發很大的力量,李小龍多次強調在思維上要像水一樣不受束縛,招式變化在水中能得到很大的啟發。
 

姚蓮舟,在故事之始,未見其真身便已代表著一個強大集團的頂端,象徵著兩大男角的死敵,及後他的行徑作風,更像水一樣,無相無定,難以捉摸與親近。不過,這個強大的角色,真的不像是一個掌門,更不像是男主角們的終極死敵。以32歲成為掌門就已經算是異類,當然,作者也交代了他獨特的出身來解釋,我可以引用孟子的金句:「天將降大任如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,空乏其身,行拂亂其所為,所以動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」如同公孫清在收姚蓮舟為弟子時說的那句:「世上有的人,天生就要幹非凡的事情,而上天就也往往賜給這種人不平凡的磨難與逆境。」

所以上天賜下物移教,讓他成為試藥童子、又讓他經歷百重山之役、讓他投入武當,成為公孫清的入室弟子,姚蓮舟的學武過程是能人所不能,才能成為這種「神話般」強大存在。但如期說姚蓮舟的強大是「神話」,不如說他是物移教邪道與公孫清對武道的「心魔」所調教出來的「妖魔」。只是邪魔外道遇上了水的能量,一下子淨化為神話。



我曾說過姚蓮舟像水,當他遇到什麼事或什麼人,他能以「水」平靜的特性,默默吸收對方給予他的能量。物移教的藥物,他熬過了,使觸覺敏銳異於常人;遇上公孫清,學習武當聽勁,他熬過了非人的練習,成了高手。原本應是如鋼鐵般堅定的意志力與集中力,在姚蓮舟身上則是如水般靜止無聲。日後無論是戰鬥或是惡運,姚蓮舟總是靜靜地看著烽煙世事在亂糟糟地進行,冷靜無聲,處變不驚,他沒有抱怨、沒有咆哮,他只是悄然接受。
 

再來便深入講述姚蓮舟那「如水」的性格:捉摸不定、不受規限。
有兩件事足以證明姚掌門的飄忽不定,第一,孤身單挑整個華山派,理由簡單到不堪:「太慢。」想是當時葉副掌門太醉心於如何破解何自聖的青城雙劍,姚掌門等得不耐煩,他那神人的眼光看不慣凡人的作風,便不帶手下私自出門,上門踢館也回應一句:「無聊的規矩,不會令人變強,也就沒有必要」,可見他不會理會任何規限面子,想到就去做,是一名行動派。而這一舉動讓桂丹雷等人好像熱鍋的螞蟻追到西安尋找失蹤的掌門,他又一時雅興大發,藏在妓院裏等一班武林群雄圍攻。(我個人認為他應料到會有人找上門,只是意外會有人下毒)
第二件事就是盈花館之戰,經過了漫長的刀光劍影唇槍舌劍幾番激戰後,結果姚蓮舟嘴角還殘留血漬,向著眾人說了句:「你們太弱了,打敗你們實在沒意思,給你們五年時間吧!」
如果我是躺在地上的桂丹雷,清楚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,必定先吐一口狗血,心裏吐糟:「媽的,之前嫌我們手腳慢,便出門單挑,害我們東奔西走,好了,打到成身都是傷,現在又下令不打了,掌門啊掌門,你不要那麼飄忽吧…」
 

這段讓讀者們莫名奇妙的情節,只因你沒太了解姚掌門骨子裏是一個武道狂。
他是公孫清押上一切來換取「武當稱霸天下」的人。所以姚蓮舟成為掌門後,只會認為令武當成為天下無敵為第一要事,他心急是當然的。但他實在太過強大,「武當姚蓮舟盡破華山派劍法」,一個人,做了其他人難以成就的事情,他忽然發現,武當未完全稱霸武林前,他已經有種孤獨的感覺。(插一句廣東歌詞:「無敵是最寂寞~最是痛苦~~」)
「打敗你們實在沒意思。」
姚掌門還沒有盡興,他多希望能再有一人大戰華山劍陣,十成功力全開的機會。忽然在他面前,就出現了荊裂燕橫,還有以最短時間偷學了他所示範的「追形截脈」的童靜,這幾塊樸玉,讓他改變初衷。才會以弱者們的群雄為藉口,實是給機會讓「破門六劍」成長的「五年之約」。 不過,他的捉摸不定是有底線,就是「武當三律」,武當派是不接受任何的利誘與威迫,姚掌門作為一門之長,正因為這條底線,也膽敢抗衡代表無限權威的皇帝,招至差不多滅門的後果。
 

姚蓮舟真的不算是一個掌門,他反而在武當之中是「神」的存在,所以在凡人掌門眼中,不理全派的死活公然挑戰朝廷戰團的不智行為,在武當上下卻無半點排拒,因為掌門的一切所想,是絕對的。他也成不了故事裏的男主角們終極死敵,因為他不是當反派的料,他沒有凡人野心家的「狠」。

姚蓮舟比較像人的部分,就是兒女私情,他對女人完全沒轍。並不單是在小妍身上見到,在盈花館,他看到手拿武器的童靜,並沒有立即擊斃,可見他對女性會心軟。
他在武學上可以是一個「神」,但在愛情上,他像一個「小子」。這一點,姚蓮舟十分清楚,他如實地告訴殷小妍,但為何他選的是殷小妍?
 

「我喜歡一切美麗的東西,美麗的東西是不修飾的,因此在最極端的情景裏才會出現。」(第三期第211頁)
殷小妍就是因為太平凡,配搭神一般的男人,就是一件最美麗的事,愛情的衝動往往就是如此不可理喻不合常理地進行中。可惜的是,殷小妍愛上姚蓮舟的時間點不對,他當時中毒,變得比較像人,他當時的武功,在小妍的眼中就是華麗的魔法,在刀光劍影下,是她的靠山,任何一個女人,成為英雄救美的女主角,怎可能不迷上那位英雄?


當這女孩看見那男人變回神一樣的存在,她才不會有姚蓮舟那「欣賞極端的美麗」的雅興,她自卑,她不解,她甚至不明白,為何當初喜歡這種男人。他倆是在兩個不同層次活著的人,只是一次錯誤的際遇,擦出了奇怪的愛火。


而且姚蓮舟在感情上還是帶點高冷,他不會主動去了解小妍的內心世界,甚至可以利用小妍的純真在危局中引出武當內鬼,對她說謊。說到底一個32,一個16,這個「generation gap」(代溝),總不能只靠激情來維持,小妍很快便有膽去移情別戀一腳踏兩船了,但姚掌門在大戰中仍愛著這個女子。 


到了十四期,姚掌門再次經歷人生的低谷,他不是大反派的料,就由商師兄代替,但這「如水的男神」,經歷了滅門與失戀,又會有什麼的改變呢?
=======
後話:
我竟然可以為了姚掌門,寫了一篇很長的文
而且是寫到深夜。
— with 喬靖夫.

全文轉自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leeyinkan?hc_location=timeline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